烨然若龙灵

孤凭本事开的坑,为什么要填?【这就是你弃坑的理由?】
一直没什么原则,杂食党,没有特别严重的精神洁癖。
请称呼孤为龙灵

越发看不懂读者的喜好了······

到头来最受欢迎的貌似还是傻白甜?

 

 

早知道就不搞什么费时费脑的意识流了。

说着又挖了个全是搞脑子的剧情的坑。

商荣曰:“嘻嘻。”

今天微课听老庄,易中天讲装孙子的哲学。【又名韬光养晦】
说些“刚亡弱存”的话。
正讲到“越王勾践吃大便……”第三排的男生很适时地打了个响亮的饱嗝——
当时教室就安静了。

——
碰到了ganlinmin,她说坊间【高三】关于我休学复读已经出现了形形色色的传闻,最著名的一个是说——因为我的生物实在太差了,所以爸妈忍无可忍,让我回来复读高二……
不是……【不知从何开始吐槽】
我的生物差已经从8班传到10班了吗?
你们都不是一个楼层的吧?!
为什么传言里我的角色设定那么淡定呐?你们的印象里我就这么颓废的吗?
而且为什么我的父母的描写这么还原,简直绝了。
你们哪来这么精妙的脑洞?!!
我爸说我应该喝人参蜂蜜,乍一听是很补,味道实在不怎么样。
背了一个早自修的必修三却发现默写试纸上尽是必修二的单词……
【捂心口】

上课两天记录

生物钟完全没调整过来,定了五点半的闹钟愣是睡到了六点半。睁眼看手表的那一刻我离当场去世只差那么一点点【比手指】
又回到11班读物理了,一翻书——天哪,怎么会有这样简单的学科,不知比生物好学多少。当初就应该威武不能屈地选物理,艾青期末还会发奖学金。
一瞅新同学,wuyi、xvze,hetianci,好吧,全是留级下来的熟人,全在这个11班集齐了。
xvze一看我笑就拉上帽子转身走了,可我真的没拿他当素材想奇怪的事。顺带一提,这个班的男生相当gay。
褚老师做物理实验时声称他用了全校最好的两块偏振片,尽管如此效果尔尔。话说他还有两块“神马”牌的偏振片……神马?
遇见我的老同学相当热情,对我不能回原来的班级相当惋惜。我也用灿烂的笑容回应,实在不敢告诉她们我这个脸盲又想不起她们的名字了。
我的笑容那么灿烂,她们应该看不出端倪吧?
应该吧?
心情好了坏了都要发布消息打个cptag广而告之的这可真是……
没素质的人从来不缺。
把自己主观的喜恶强行带给别人,这样的人本就是典型的ky。
因ky带来的坏心情转而强行将愤怒赋予他人,根本就是五十步笑百步。
他们真可爱

【日志】啊,12月了,又到了白色相簿的季节了

圣诞节也近了,土拨鼠的生日要到了。

去年给她的生日贺文只付了一半,本来开玩笑说一年给一篇的没想到要成真了。

下篇根本没写好,一点脑洞都没有。

怎么办啊怎么办

怎么办啊怎么办

【日志】俩肉包,一豆奶。

果然那,

无论疾病是否影响自己的胃口,永远是医院门口的食物最香。

咬开薄厚适中的皮,里面就是筋道正好的肉馅,淌出来的肉汁金黄澄清,啧啧。

——来自一个路过医院的健康人的感慨。